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庸中文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不想做Alpha的Alpha(二)

不想做Alpha的Alpha(二)

陈立果是个很乐观的人。

这种乐观帮助他在原来的世界渡过了非常糟糕的一段时间。而在穿越进这个世界后, 陈立果的乐观则变成了——只要眼前还有个长得不错的人, 那好像天塌下来都没关系。

系统对陈立果的这种乐观表示绝望, 比如现在。

被绑在床板上的陈立果面上一副沉默冷淡, 心里的小人却穿着裙子在跳芭蕾。

“好帅帅帅帅啊——”小人一边跳还一边呐喊, “这医生怎么会这么帅啊啊啊——”

系统:“……”

陈立果万万没想到, 安其罗口中的秦医生居然符合自己的口味。秦医生此时穿着一身白袍,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樱花色的嘴唇向上勾着,显然心情十分愉悦。一双带着些妩媚的桃花眼此时正看着刚才苏醒的陈立果,眼神里是一片期待。

“陆少将。”秦医生的声音有点低, 唤着陈立果名字的时候, 简直像是在说情话。

陈立果不说话。

“陆少将为何不说话?”秦医生见陈立果不理他, 似乎有些委屈, 他的修长白皙的手指, 慢慢抚摸了一下陈立果破损的嘴唇,“可有伤到哪里?”

他这话完全就是多余的, 因为陈立果就穿着一条长裤, 整个人呈现大字型,被绑在一张床上。身上有没有伤痕,全都一览无余。

“你想怎么样。”虽然陈立果现在很想抓住这个可爱医生的手舔舔舔, 但他还是十分坚强的忍住了,他冷冷的问道。

“怎么样?”秦医生笑的温柔, 他像是评鉴商品那般, 细细的评鉴着眼前的Alpha, “真是漂亮的身体。”

陈立果心中自豪的想,那当然了,我家系统对我可好了。

秦医生道:“只是可惜是个Alpha。”

陈立果此时并不太明白Alpha这个性别在这个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他脑子里还是以为就像地球的男性一样,Alpha也是可以搞基的。

系统显然也不打算纠正他这个想法。

陈立果听到秦医生这话,心道Alpha怎么了,你是有性别歧视啊。

秦医生笑道:“你可是看见了安其罗?”

陈立果道:“你什么意思?”

秦医生道:“不知陆少将,有没有兴趣变一种性别?”

陈立果脸色一黑,他道:“你疯了。”

秦医生露出无辜又委屈的表情,他道:“陆少将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我可是一直是你的粉丝。”他说完,打了个响指。

陈立果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光幕,光幕微微闪烁,一个穿着军装一脸严肃的男人正在上面朝着旗帜敬着军礼——这人显然便是躺在床上的陈立果。,这秦步月果然是有备而来。

秦医生看向陈立果的眼神很是痴迷,他用手指描绘着陈立果脸颊的轮廓,也不顾陈立果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低低叹息:“好漂亮……想来若你是个Omega,定然很迷人。”

陈立果在秦医生靠近他的时候,嗅到了一股……有些奇怪的味道,有点像黄瓜,有点像柠檬,他想了半天才灵光一闪:这不是清新黄瓜味吗!他最喜欢的薯片味道!

秦医生越兴奋,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便越浓烈,而他的信息素能影响到陈立果,便说明他也是一名不亚于陈立果的Alpha。

陈立果被迫嗅着这黄瓜柠檬味,只觉的自己真的是想吃薯片了。

秦医生见陈立果身体紧绷,道:“陆少将不要紧张嘛……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陈立果冷笑一声:“我是Alpha,你也是Alpha,你能对我做什么?”

秦医生听到这句问话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似乎是在强行压抑住自己某种感情,他缓缓道:“我开始期待了……”

陈立果咬牙道:“要杀便杀,哪里来的那么多话。”

秦医生痴痴的笑了,他低头亲吻了一下陈立果的脸颊,然后重重的一口咬上了陈立果的嘴唇。

这一口咬的狠极了,陈立果差点以为自己的嘴唇会被咬掉一块肉。

然而直到秦医生放开陈立果,陈立果都未曾发出一声痛呼,只是在被咬的狠了的时候,稍微露出几声闷哼。

秦医生松了口,已是满嘴鲜血,他伸出带着血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陈立果的嘴唇,笑的像只刚被满足的吸血鬼:“陆少将,你的血好甜。”

陈立果:“……”把我嘴咬掉了我和你没完。

秦医生见陈立果皱着眉头,很没诚意的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没想伤到了你。”

陈立果:“……”你这道歉太假了,我已经知道你是变态了。

秦医生露出难过的表情:“陆少将请原谅我。”

陈立果:“……”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我勉强原谅你。

秦医生虽然在道歉,但他的手指却沾着陈立果的鲜血,一点点的在陈立果的脸颊上抹匀。陈立果看着他痴迷的表情,这兄弟精神显然不太正常。

陈立果咬牙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秦医生眯起眼睛露出笑容,他说:“陆少将可想试试当Omega的滋味?”

陈立果瞳孔缩了缩——他并不想变性。

秦医生见陈立果终于给了他反应,满意了:“陆少将不要担心,我们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你看看安其罗,再看看艾伯西,那么久都未曾有人发现他们的身份。”

陈立果哑声道:“你疯了。”

秦医生收敛了笑意,说的很漫不经心,他道:“谁叫我喜欢陆少将,可陆少将又是个Alpha呢,不能将你标记,是多么大的遗憾啊。”

陈立果呼吸急促,手脚也不由自主的挣扎起来,他低低道:“你这个疯子——这些实验,是违法的。”

秦医生淡淡道:“不对呀,在星盗的底盘,这些实验,可是合法的。”

束缚住陈立果手脚的材料十分特殊,无论他怎么挣扎,都不能撼动一分。

秦医生又给陈立果上了口枷,看样子是害怕他伤害自己,他道:“陆少将不要着急,你很快就会接受现实的。”

说完,他又亲了亲陈立果,这才恋恋不舍的起身离开。

陈立果对着系统痛哭流涕:“我不要变性——”

系统:“……”我也不想你变性。

陈立果:“不要生孩子——”

系统:“……”我也不想你生孩子。

陈立果:“呜呜呜呜,统统,我不服!!!都怪你,都怪你!”

系统:“……”明明怪你要去拿那个该死的毛笔盒子!

陈立果眼泪婆娑,他在原来的世界暗恋某个人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自己是女人就能和爱人名正言顺在一起的事情,可是想归想,陈立果又没真的想去变性,他还是想当个男人的。

系统半晌没吭声,片刻后才道:“所以你要想办法逃出去。”

陈立果眼泪汪汪:“怎么逃。”

系统想了一会儿,似乎没想出什么靠谱的法子,他迟疑道:“不然……”

陈立果:“拒绝自杀。”

系统:“那你就等着变性吧。”

陈立果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为自己未来的生活担忧,他哭的惨烈,系统被他哭的脑门儿都疼了,才憋出一句:“这里变性不会切!”

陈立果:“不切吗?”

系统:“不切!”

陈立果:“咦?”

系统听到这声咦,心中冒出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果不其然,陈立果下一句话就是:“不切的话……好像也不错啊。”

系统:“……”

陈立果道:“嘿嘿嘿,而且秦医生好帅。”

系统:“……”

陈立果:“不然我就大公无私的忍耐一下?”

系统已经不想说话了,他觉的现在说什么对于陈立果来说都是废话。

之后的几天里,秦医生对陈立果都看管的十分严格,食物是直接打的营养针,陈立果只有上厕所的时候才会稍获自由。

但看管的人太多,上厕所的时间又太短,陈立果实在是没能找到好机会。

准备了几日,秦医生便和陈立果见了第二面,他手里提着个箱子,示意手下解开床上的陈立果。

陈立果从床上爬起来,戒备的看着秦医生。

秦医生似乎丝毫没有感到陈立果的威胁,他笑眯眯的对着手下道:“你们都出去吧。”

“可是大人。”那些人表现的有些迟疑,“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

“我还需要你来担心?”秦医生虽然还在笑着,但声音里却露出微微冷意。

被秦医生这么一问,手下再也不敢多说,转身就出了门。

秦医生走到陈立果的面前,朝着陈立果伸出手:“我叫秦步月。”

陈立果没有动,他不知道秦步月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秦步月也不介意陈立果的冷淡,他微笑道:“我向来喜欢美丽强大的东西……少将你就完全符合我的审美。”

陈立果身上了没束缚,他从床上爬了起来,但并不靠近秦步月,只是沉默的看着眼前一袭白衣的医生。

秦步月一边同陈立果说话,一边取下了眼镜,还开始缓缓的解开衣服上的扣子,他道:“驯养强大的东西总会让人感到兴奋,陆少将,你认为呢?”

陈立果抿唇,依旧维持着沉默的。

“来吧。”秦步月脱去了碍手碍脚的白大褂,取掉了眼镜后,将刘海向脑袋后抹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充满了侵略性的眼神,他说:“你今天打过我,我就放过你。”

陈立果哑声道:“当真?”

秦步月不笑了,他淡淡道:“当真。”

话语刚落,秦步月便感到一道劲风直取他的咽喉,他冷笑一声,也不后退,直接伸出手拦住了陈立果的一击。

这一击陈立果用了全力,秦步月隐隐感到自己手臂发麻,他眼里全是兴奋,一拳便朝着陈立果挥了过去。

两个最顶尖的Alpha间的战斗,一个小小的疏忽便是惨败,若是以陈立果平日里的身体状况同秦步月打,他和秦步月或许可以五五开,但被这样关了几日,他到底是差了些。

秦步月见陈立果攻势稍减,便立刻反客为主,他一拳擦过陈立果的下巴,在上面留下了一道血痕。

陈立果猛地后退,口中喘息几声——若是让秦步月这一拳落实了,他估计立马能倒下。

秦步月见陈立果面色发白,笑道:“陆少将的身体不行呀。”

陈立果咬牙,被秦步月逼的步步后退。

秦步月看着陈立果一点点被自己逼进了绝境,他十分享受的捕猎的过程,特别是捕猎与自己同个等级的猎物。

陈立果心知这样不行,他再次躲开了秦步月的一拳,在地上滚了一圈后,朝着门口的方向奔去。

秦步月看着陈立果的背影,不紧不慢道:“陆少将,你这便是要认输的意思?那门是特制的,即便是火箭炮也轰不开。”

陈立果全身上下都是汗,他再迟钝也发现自己身体定然是出了什么问题,若是以他之前的体质就算打不过秦步月,也不会不堪到这种地步。

秦步月一步步走来,品尝着猎物的虚弱,他朝着陈立果勾了勾手指,道:“陆少将是怕了?”

“卑鄙。”陈立果冷冷道,他眉头皱的死紧,汗水浸湿了衣衫。

秦步月嗅到了属于陈立果的信息素,按理说,嗅到同为Alpha的信息素,他是不会有兴趣的,可今日却十分的违反常理,他看着狼狈的猎物,居然很有兴致,他舔舔嘴唇,一步步走近了陈立果。

陈立果鼻间的那股黄瓜柠檬味熏的他整个人都要晕了,他的身体似乎在自动抵制这个味道,甚至胃部隐隐作呕,想要呕吐出来。

陈立果脑子里有些混沌,接着,他又出现了之前像在货船上的情况——失去了一瞬间的意识。

正在靠近陈立果的秦步月看到原本站在门边的陈立果猛地朝自己扑了过来。犹如濒死野兽最后的反扑,陈立果的神态动作都无比的狠辣,显然这一击已是拼尽了全力。

即便是秦步月,也没有硬接下这一招的信心,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避其锋芒,闪身一躲,让开了位置。

陈立果直接扑到了原本用来锁住他的桌子上,他的力量极大,竟是直接将特制钢板做的桌子扑变了形。

秦步月脸色微微一变,显然是也没能想到陈立果居然还有这般力气。这几日他给陈立果打的营养针里,都含有特殊的成分,可以使人的身体变得无力,这也是为什么他如此有把握的原因。

这一次攻击,好似耗掉了陈立果所有的力气,他倒在地上,踉跄了好几次都没能爬起来。

秦步月慢慢的朝着陈立果走了过去。

陈立果趴在地上缓缓的喘息,他死死的咬着牙,脸上依旧是不肯服输的表情。

“陆少将。”秦步月轻轻道,“站起来啊。”

陈立果用尽全力,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然而还未等他站稳,秦步月竟是直接抬起手,重重的击打在了陈立果的腹部。

陈立果惨叫一声,想要躲开,却被秦步月抓住了腰,然后又是一拳。

这几拳秦步月丝毫没有留手,陈立果被砸的几乎丧失了知觉,他甚至开始不自觉的呕吐。只是胃里空空如也,什么都吐不出来。不过这个样子,已经足够陈立果难受了。

秦步月一把将陈立果的头发抓了起来,看着他虚弱的模样,笑的更甜,他说:“陆少将,你这就要认输了?”

陈立果捂住腹部,被秦步月抱在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

秦步月爱极了此时陈立果的模样,他撩开了陈立果的发丝,亲了亲陈立果汗湿的额头,低低笑道:“陆少将,你可知道你现在的模样可真可爱?”

秦步月将陈立果放到了地上,转身去捡起了他之前带进屋子的箱子。

箱子打开,露出里面早已备好的药水。

陈立果慢慢抬头,看见秦步月手里拿着一管药剂朝着他走了过来。

陈立果按了按自己的腹部,确定自己绝对是断了几根肋骨,然而秦步月却丝毫没有怜惜的情绪,他看到陈立果有爬起来的样子,对着陈立果便来了一脚。

这一下彻底卸掉了陈立果最后的力气,他不断的咳嗽着,鲜血从他的嘴里涌出,润湿了地面。

“陆少将。”秦步月笑眯眯道,“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药剂……”

陈立果感到秦步月把自己翻了个身,换了个可以完全压制自己的姿势。

陈立果奄奄一息,还想要挣扎。

秦步月被陈立果的垂死挣扎弄的十分不愉快,他把药剂随手放到了地上,直接撕了陈立果的衣服,然后用衣服的碎片直接将陈立果的手绑了起来。

“这是什么。”陈立果嘴里还带着血的腥气,他哑声问道。

秦步月笑眯眯道:“陆少将终于肯说话了?”

陈立果咽了口口水。

秦步月摇了摇手里的药剂,道:“这自然是好东西。”

蓝色的药剂在特制的管子里散发出荧蓝色的光芒,陈立果一看就生出悚然之感。

秦步月似乎看出了陈立果眼里的不死心,一个翻身坐到了陈立果的身上,这次陈立果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了。

趴在地上的陈立果感到手臂一凉——他猛地瞪大了眼,他是在是不愿意去猜想,这个药剂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陆少将。”感到身下的身体又开始蠢蠢欲动的想要挣扎,秦步月毫不留情,抬手便将药剂注入了针管里。

陈立果也不是知是羞的还是气的,整张脸都红了,他咬牙骂道:“要杀就杀,你、你这个卑鄙小人——”

秦步月理也不理,压制着陈立果丝毫不打算放开,然后手上一动,便扎了陈立果一针,而此时药剂已经差不多全部注入了陈立果的身体里。

药剂入体,陈立果觉的浑身都很不舒服,他也不知道是刚才被秦步月打的还是因为药剂起了作用。

秦步月在看到药剂被陈立果身体吸收得差不多,便松开了对陈立果的禁锢,他对陈立果皱着的眉头很有兴趣,手指在其上慢慢摩挲,嘴唇也好心情的勾起了上扬的弧度。

被秦步月放开后,陈立果整个人都蜷缩成了一团,他只觉的腹部不断的绞痛,就好像有一只手在疯狂的扯着他的肠子。

“啊!”这疼痛简直非常人能忍受,陈立果的脸色由红润逐渐变成了惨白,他捂着腹部,恨不得把自己的手伸进去。

秦步月就在一旁安静的看着,看到陈立果因为疼痛苦苦挣扎,嘴角居然好心情的扬起了一抹笑容。这药剂有改变身体的功效,改变时带来疼痛,是正常的事。

陈立果已经感觉不到秦步月对他的骚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他死死咬住的牙齿,已经因为过度用力溢出了鲜血。

“疼就叫出来把。”秦步月眨着眼睛看着陈立果在疼痛中翻滚,他一脸无辜,简直就像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纯洁公主,还特意放软了声音怜悯道:“真可怜呀。”

陈立果疼的两眼昏花,鼻间全是柠檬黄瓜的味道——他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再吃这个口味的薯片了。

这疼痛到了后面,便麻木了,陈立果身上滴下的冷汗,在地上晕出水渍,他的脸贴着地板,身体却因为剧痛不断的抽搐。

秦步月居高临下的看着,眼神怜悯又同情,像高高在上的神明看着他手下的蝼蚁。

陈立果蜷缩成了一团,神志已经完全不清楚了,他因为疼痛不断的干呕,那模样简直像要把整个胃部都呕出来。

秦步月席地坐下,安静的等待着药剂发生效果。

就在陈立果以为自己要被疼傻了的时候,那延绵不绝的疼痛终于结束了,但他的身体却还是麻木的,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

“陆少将。”秦步月将陈立果的身体打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他轻轻道:“还疼吗?”

陈立果表情木然,眼神也没有焦距,显然并不知道秦步月在说什么。

秦步月捧起他的脸颊,给了他一个温柔缠绵的吻,他的舌席卷了陈立果的口腔,强行将自己的气息染上了陈立果的身体。

陈立果不拒绝,也不给回应,唯有起伏的胸膛证明这个人还活着。

秦步月看着他无神的眼神,笑了:“不愧是陆少将,其他用过这药的Alpha,都不可能将清醒的意识维持到最后。”

“滚。”让秦步月没想到的是,这时候他居然听到陈立果的嘴里隐约吐出了一个字,他眼里的的兴味愈浓。

“滚开。”陈立果虚弱道,“恶心。”

秦步月饶有兴趣道:“恶心?陆少将说的是我吗?”

陈立果闭了眼睛,不愿回答。

秦步月笑道:“陆少将,我可有告诉过你,这不过是个开始?”

听到这话,秦步月的明显感觉到陈立果的身体紧绷了一下,到底还是怕的,这种疼痛足以把人逼疯,虽然陈立果意志坚强的忍了下来,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害怕。

秦步月笑的甜蜜极了,他说:“陆少将,我开始期待我们以后的时光了。”

陈立果的呼吸重了几分,他偏过头,似乎不愿再看秦步月的脸。

可秦步月却偏偏要将他的脸扭过来,逼着陈立果的眼睛直视自己。秦步月说:“陆少将别怕,已经结束了,我这就带陆少将去清洗。”他说着将陈立果抱了起来,两人一齐进了浴室。

浴室里,没了力气的陈立果只能任由秦步月折腾,他躺在浴缸里几乎是一动不动,目光里全是屈辱和愤怒。

秦步月则在享受陈立果的愤怒,他眼神里全是甜蜜的腻人的笑意,面对陈立果的厌恶,他故作委屈道:“难道陆少将想要自己来?”

陈立果咬牙:“你出去。”

秦步月道:“这是我的地方,为什么我要出去?”他说着,停下自己的动作,“若是陆少将觉的我做的不好,自然可以自己来,请吧。”说完,他便目光盈盈的等着陈立果自己动作。

陈立果根本不理他,还是一动也不动。

秦步月道:“陆少将,这药液使用之后,若是不好好洗个澡清理一下汗水,之后可还是会疼的,你要考虑清楚了。”

陈立果闻言脸色一白,显然那疼痛对他的阴影很大,但他依旧选择固执的闭了眼睛,不去动弹。

其实秦步月想要再折腾一下陈立果,是很简单的事,可看着陈立果惨白的脸,他居然少有的动了怜惜之心,他道:“哎哎,谁叫陆少将这么可爱呢,那我也只好破例一下了。”他说完,居然转身出了门,还体贴的帮陈立果把门关上了。

陈立果一动不动,犹如死了一般。他艰难的对系统说:“统儿,这人有毒。”

系统之前便很担心陈立果,这会儿见陈立果终于有力气说话了,才小心翼翼的问了句:“你还好吧?”

陈立果奄奄一息:“不好。”

系统:“……不然这个世界就算了?”

陈立果:“我不服!!我不服!!!”

系统:“……”这有什么不服的。

陈立果:“他明明可以直接上我!为什么非要改我的性别!这是性别歧视,他爱的是我的肉体,不是我的灵魂!”

系统发现自己即便是面对随时可能断气的陈立果,还是会出现一句话都接不上的情况。

陈立果悲伤的哭泣:“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好痛啊,要不是你屏蔽了我百分之七十五的痛觉我早晕了。”

系统心中道,我就该一点都不屏蔽,这样你就想换个世界了。

陈立果居然猜出了系统在想什么,他怒道:“你是不是在想让我更痛一点?!”

系统:“……没有。”

陈立果摇头:“我太了解你了,你肯定是这么想的。”

系统:“没有!”

陈立果:“你有!”

系统:“对,我有!”

陈立果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他觉的自己就是没爹疼,没娘爱的小白菜,他说:“你变了。”

系统深深吸了口气,强行平复了自己本不该出现波动的情绪,他说:“你听我说,这个世界不行就算了,我看你现在连命运之女都没见到,完成的可能性几乎只有百分之二十。”

陈立果是那种随意放弃的人吗?不,他不是,他说:“可是我还没睡到秦医生啊。”

系统:“……”你去死吧。

陈立果道:“他都亲了我好几口了。”

系统:“……”

陈立果:“我要亲回来。”

系统:“……”

陈立果:“爽完就死好不好?”

系统已经不想说完了,他留给陈立果的只有无尽的沉默。

陈立果深深叹气:“不过太疼了,和我上次割阑尾的感觉差不多,佩服这个世界的人。”

系统假装自己不存在。

这边秦步月却已经为陈立果准备了干净的浴巾,且十分体贴的将没什么力气的陈立果扶了出来——若是不知道的人看了,绝对会以为两人是爱侣,不可能想到陈立果这副惨状的罪魁祸首,便是眼前表情温柔的人。

两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一片狼藉已经整理干净了,原本的铁板床换成了一张柔软的大床。秦步月抱着陈立果,然后将虚弱的陈立果放到了床上。

“陆少将,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拿些营养剂。”秦步月摸了摸陈立果的额头,还在上面落了个吻。

陈立果抿着唇,一直沉默着。

秦步月忧郁的看着他,他道:“我知道你现在讨厌我,不过等过些日子,你就会习惯了……”他说到这里,灿烂的笑了起来。

陈立果被他笑的毛骨茸然,心中暗暗道这人果然不正常,若是可以,还是早点开溜为妙。

※※※※※※※※※※※※※※※※※※※※

统一为陆少将。

粗长的一章

陈立果名字倒过来就是果粒橙……hahah,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大概设定,并不知道具体细节,比如AA不会在一起,再比如成结啊之类比较羞羞的事情系统是不会给他科普的。

另外不太想写上个世界的番外,因为太尴尬了(。

喜欢快穿之完美命运请大家收藏:(www.jyebook.com)快穿之完美命运金庸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之完美命运最新章节 - 快穿之完美命运全文阅读 - 快穿之完美命运txt下载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快穿之完美命运 金庸中文

猜你喜欢: 将军影后的圈粉日常不死者我能摸摸你的财神光环吗?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夫人每天都在作妖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综]走出流星街的穿越者穿成男配后,我天天吃瓜[种田]竹马镶青梅余生漫漫皆为你骄傲与傲骄我生卿未生这世界疯了追妻!要趁早邪兵的自我修养穿越神级召唤师跨界演员出鞘听说我很穷[娱乐圈]放肆[娱乐圈]寒鸦安知我意山海高中穿越八零女配躺赢了福宝的七十年代
完本推荐: 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教主走失记全文阅读凤还巢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每天都在万人迷全文阅读流星街小卖店全文阅读繁花盛宴全文阅读道医全文阅读颜婳可期全文阅读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全文阅读贵宠娇女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超级英雄全文阅读毒行大陆全文阅读小青鸾今天穿去哪里呀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我就是妖怪全文阅读从今天开始做隐士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花娇诡秘之主我生卿未生鲛人泪之画地为牢未来之最强萌妻全职法师都市剑说逆天神医妃伯爵大人有点甜天下第九足球之光首富小村医神魔之玥上为尊那些年的奋斗人生朕是红颜祸水大符篆师万族之劫从一人之下开始玩崩万界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仙帝归来当奶爸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大唐:开局休了公主九爷你节操掉了神医凰后特种兵之瞬间满级埃及绝恋:倒追图坦卡蒙大明流匪掉入了卫先生的陷阱清初情缘盛宠之将门嫡妃

快穿之完美命运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之完美命运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之完美命运txt下载手机版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快穿之完美命运 金庸中文移动版 - 金庸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