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庸中文 >> 向师祖献上咸鱼 >> 第四十一章

山脉下千丈之地,有灵气冲刷多年形成的空洞,这些空洞形状各异,如同人灵脉上的细小络膜。交错的灵气管脉会在山腹中结出一点灵池,这处灵池便是一座灵山里最重要的心脏。

高挑修长的黑色身影在灵池边俯身,他屈指一弹,金红色的液体落入灵池,仿佛火星落入酒池。火焰在灵池里铺开,无声而迅速地安静燃烧起来。

燃烧的灵池散逸出更加浓郁的灵气,穿过那些空洞向外弥漫,黑影冷白的手指微动,挥开那些依附而来的灵气,转身往外去。

灵池所在并不容易寻找,想进到灵池边也并不容易,若不是庚辰仙府中的灵山几乎都与奉山灵火有一丝联系,司马焦也寻不到此处。

在他身后,他留下的一点火焰,开始慢慢借由散逸的灵气,燃烧到各处。

庚辰仙府内府九座灵山山脉,住着几乎师氏一族所有人,几位宫主与掌门的宫阙也在此处,还有祭坛广场,奉山神殿,所有都在山脉中心。而这些山脉的灵池,此时都已经燃烧着暗火,只等有朝一日,东风来了。

司马焦离开山腹,外面等待着一个身穿师氏家纹衣袍的男子。男子眼神空洞,神色恭敬。司马焦从他身旁走过,在他额心轻点,他也毫无反应,只是半晌后眼神清明了些,毫无异样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像这个男子一样的人,内府已经有了不少,都是些身份不太高,修为也不高的家族边缘弟子,因为种种原因在主支内不得重视。这些都是司马焦选中的“火种”,到了那一日,他想看的大热闹,还需要这些火种来点燃。

庞然大物固然看上去不好惹,可是正因为身躯庞大,才有许多顾及不到之处。树大根深,无法轻易拔起,但若在树心放一把火,又会如何?大约是火乘风势起,烧他个清清静静。

今日身上没有沾上血,也就没有看到什么能带回去的小玩意,司马焦走到院门口,才发现自己空着手。

不知道哪一次起养成的习惯,回来总要带点什么。

算了,既然今日没带什么,就让她好好睡,不把她摇醒就是。

自顾自决定了,他进了屋。

人不在。

以往他每次回来,那张大床上都会鼓起一个包,屋内有淡淡的香气,床边摆着的小几上面还有小盘子装的零碎小吃,和大瓶的灵液。那个千里镜会挂在床边,发出细微的响声。里间烛火总是熄灭的,但外间会挂着一个光线不太明亮的小花灯,花形的影子会落在地面和床帐上。

但今日,屋内一片安静,那股暖香散的差不多了,有些寥落冷清,小花灯也没亮。

她又跑出去玩了。

司马焦在黑暗里坐了会儿,心情不太妙,站起来准备去把人揪回来睡觉。

他刚站起来就听到窗边有一阵动静,窗边溜进来一条小黑蛇,小黑蛇见了他,兴奋地猛摇了两下尾巴,呲溜冲过来咬住了他的衣角。

司马焦低头看着自己养了很多年,但脑子完全没长过的蠢坐骑。它不知道想表达什么,身体纠结地都快打成麻花了。

“松嘴。”

小黑蛇怂怂地松嘴,委屈唧唧地在地上打转。忽然,它往地上一趟,躺的僵直。

司马焦看了它一会儿,神色渐渐冷了下来,问道:“廖停雁?”

小黑蛇听到这个名字,扭动着转了圈,又换了个姿势僵硬地倒下。司马焦的脸简直冷得快要结冰了,他一把掐起地上团团转的小黑蛇把它丢出去。

“去找她。”

小黑蛇落地变回了大黑蛇,司马焦踩在它身上,被它载着风驰电掣游向辰学府外紫骝山别宫。

这一处别宫如今是月初回在住着,整座别宫依山而建,月初回就住在山顶最高处的宫殿云台,几十位侍女和上百位护卫守着这个小公主。

月初回住在别宫里最好的宫殿,而廖停雁作为阶下囚,住的当然是禁闭宫牢。当时在云衣绣户,廖停雁不肯交出小黑蛇,还在月初回眼皮底下把小黑蛇放跑了,可给这小公主气的,当时就直接让人把她抓回来了。

她还以为廖停雁是那个什么夜游宫永令春这种小角色,完全没带怕的,给人收拾了一顿后就把人随便关进了阴冷的地牢,然后把她忘在了脑后。

距离那场冲突,已经过去了一天多,廖停雁都睡了两场了。

司马焦找到人的时候,发现廖停雁蜷缩着躺在角落里,脸色苍白,十分可怜。他大步上前半蹲在廖停雁身边,伸手抚她的脸。

地牢里很冷,她的脸颊也很冷。司马焦最开始以为她是晕倒了,后来才发现她是睡着了。

司马焦:“……”

“醒醒。”

廖停雁睡迷糊了,睁开眼睛看到司马焦一张凶凶的冷脸,听到他问:“你醒了,睡的舒服吗?”她下意识点了点头,“还行。”

眼看那张脸上的神情都狰狞了,她顿时清醒,立刻改口,“不舒服,太难受了!你终于来救我了噫呜呜呜!”

司马焦:“起来。”

廖停雁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动,我是动不了。”

司马焦这才发现她的情况确实不太好,她受了内伤,灵力也被压制。

廖停雁看着他的脸色,清了清嗓子憔悴道:“是这样的,要是等级比我低,我就动手试试了,但是对方有四个化神期修士,我打不过,就没动手。”

四个跟她差不多修为,身经百战的化神期,真动手,她不仅没胜算,还很有可能会暴露身份,只好先吃点亏。反正他肯定会找过来的,等大佬来了再说。

虽说这么想,可当时被踢在肚子上,打在脸上,也是真的疼。一个人在这里躺着还好,这会儿见到了司马焦,她放松之余,立刻觉得难受起来。

司马焦的神情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难看过了。廖停雁多看他一眼就感觉更怂一点,他好像是回到了最初三圣山的时候,那个立刻要杀几个人祭天的杀人狂模样。

司马焦将她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这才发现她侧着的那半张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划痕,凝着血,像是用锋利的东西划出来的。他的眼神又冷又沉,伸手摸了一下那没再流血的伤口。

廖停雁:“疼疼疼!”

司马焦没理她,捏着她脸的动作越来越重,把她脸上那个伤口又给崩开了,鲜血露珠一样从伤口缝隙里溢出来。

廖停雁给他捏的直往后躲:“祖宗,你停手,我要疼死了!”

司马焦捏着她的后脖子把她按回自己怀里,不许她躲,探身上前贴着她脸颊上的伤口舔了一下,舔掉了被挤出来的血珠。

廖停雁看到他的下巴,看到他的锁骨,还有滚动的喉结。脸上一热……这个热,来自于面前这男人的唇舌,也来自于自己的身体反应。

不是,你这干嘛呢?修仙世界不流行口水消毒吧!咱能别做这种变态变态的动作吗?

她忍不住下意识捂了捂自己的肚子,那里可也有一道伤呢,要都这么来她可受不住,成年人了,不带这么乱撩的。

司马焦的唇上沾了她的血,神情可怕,又在她的唇上贴了贴,然后将她抱了起来。

廖停雁挂在他身上,伸手揽了下他的脖子,整个人放松地瘫着,无意识抱怨道:“这地方真是要命,连个床都没有,地上又凉,那个大小姐手下动手特别狠,打得我灵力都用不出来了,本来我空间里还放了床的,吃的也取不出来,我还没洗澡,等回去了要先泡个澡。”

司马焦:“住嘴。”

廖停雁:“我再说一句话,咱们这是去哪?”

她还以为救了人这祖宗要先带她回去,结果他直接就朝着别宫最高的云台宫去了。

廖停雁试探着问:“去杀人?”

司马焦:“不然呢。”

廖停雁:“我觉得可以先把我送回去再说。”

司马焦沉着脸:“等不了那么久,你安静待着,不然连你一起杀。”

廖停雁:“?”不是,大佬你是已经气疯了吗?说的什么傻子话?我是你的小宝贝啊你舍得杀我吗?

司马焦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语气阴沉:“死在我手中,总比死在别的人手中要好。”

廖停雁:不敢吱声。

这祖宗好像又发病了,不能讲道理,先苟一苟再说。今晚上最危险的,肯定不会是她。

全场最倒霉,月初回。

月初回在她云霞锦铺就的床上醒来,发现门外有火光,不由颦眉扬声道:“外面什么动静?朝雨,给我滚进来!”

门开了,进来的不是她诚惶诚恐的侍女,而是一个没见过的陌生男子,他长衣带血,怀里还抱着个女子,女子捂着眼睛,一言不发。

月初回认出那是之前忤逆自己被关起来的永令春,立刻喝道:“大胆,谁给你的胆子敢闯入我月宫!”

“人呢,韩道君,角风道君!”

月初回喊了两声不见回应,终于发觉不对劲了,眼中露出些许疑虑,“你是什么人,你们做了什么把他们引开了?我告诉你,就算一时把他们引开,他们也很快会回来的,到时候你们都跑不掉。”

她根本没考虑过自己那些保镖护卫已经死了,毕竟除了四个明面上化神期修为的护卫,她还有一个暗地里保护的,那人修为可已经达到了炼虚期,有他在,她在这外府能横着走。

廖停雁放下捂着眼睛的手,看了眼坐在床上的月初回。翻车现场,谁翻谁知道。

司马焦将她放在一边坐着,走到床边,捏碎了月初回祭出的几个防御法阵,又拦下了她求救的讯号,掐着她的脖子把她从床上拖下来,拖到门口。

一直挣扎不休的月初回看到门外的场景时,双眼大睁,不可置信,身体也僵住了。

廖停雁很能理解这小公主现在的心情,她跟了司马焦这么久,也看过不少他的杀人现场,都没有这回的重口。从前那些还能忍住,可今天这回她实在忍不住,不捂住眼睛就要吐出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会……”月初回颤抖着身体,低声喃喃,看向司马焦时的神情变了,满是恐惧。

面对死亡,大多都是这样的姿态,与她们杀死别人时截然不同。

司马焦把人掐着脖子拖到廖停雁面前,对廖停雁道:“你来,剥了她的脸皮,再杀了她。”

廖停雁:“嗯嗯嗯?”

她当场就滑下椅子跪了,“我不。”

司马焦抓住她的手,捏着她的手指往月初回脸上探去,指尖凝聚出锋利的刀形。铁了心要教她亲自动手剥皮杀人。

廖停雁把手往回缩,奈何比不过司马焦的力气,他还环着她的身体,压着她的背,脸颊贴着她的侧脸,在她耳边说:“这人欺负你,伤了你,你就要亲手报复回去。她伤你的脸,你就剥了她的脸皮,她让人打你,你就打断她身上所有的骨头经脉,她让你疼,你就让她剧痛而死。”

司马焦语气森然,眼睛带着愠怒的红,吓得地上不能动弹的月初回眼泪狂飙,大声求饶。

廖停雁手抖得厉害,还疼得嗷嗷叫,“我真的疼,肚子特别疼,真的,你先放手,有话好好说,我们回去再说行不行!”

司马焦:“不行。”

廖停雁当吐了一口血给他看,奄奄一息,“我受了好严重的内伤,再不救我就要死了。”

司马焦一口咬在她脖子上,咬得她像条鱼一样动弹。

廖停雁发觉他手里力道松了点,立刻挣脱开他的手,一把抱住这位凶残老祖宗的脑袋,胡乱亲了几下,“我错了,我好怕疼,先回去养伤行不行,求你啦祖宗!”

喜欢向师祖献上咸鱼请大家收藏:(www.jyebook.com)向师祖献上咸鱼金庸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向师祖献上咸鱼最新章节 - 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 - 向师祖献上咸鱼txt下载 - 扶华的全部小说 - 向师祖献上咸鱼 金庸中文

猜你喜欢: 书剑游侠传忠犬遍地走[综]一品驸马爷我有药啊[系统]含桃造作时光皇家小娇娘夜青花公主殿下嫁到狼的爱恋当不成主角的我只好跑龙套了![综]周公的任务娇藏鱼龙符烈火浇愁有妖魔尊也想知道重生算什么臣服步天纲天道宠儿开黑店美人记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魔帝的天界小公主驸马要上天沉戟
完本推荐: 公爵全文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花颜策全文阅读农门寡嫂全文阅读魅王毒后全文阅读禁区之雄全文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不要物种歧视全文阅读硬汉天王全文阅读幽灵BOSS全文阅读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全文阅读成魔本纪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凌天传说全文阅读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天地霸气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当满级大佬拿了快穿剧本玄学少女才是真大佬[重生]海贼王之雷神法王反派BOSS今天又真香了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天道宠儿开黑店纨绔天医[红楼]婢女生存日常洪荒历超神机械师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和二哈共系统封神系统之我是纣王三界红包群前方高能老胡同诸天大圣人当满级大佬掉马之后一刀倾情男神投喂指南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少夫人今天又败家了开局一个掌中宇宙我开启了神秘复苏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斗罗之噬神者众神世界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异次元红警世界

向师祖献上咸鱼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向师祖献上咸鱼txt下载手机版 - 扶华的全部小说 - 向师祖献上咸鱼 金庸中文移动版 - 金庸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