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庸中文 >> [快穿]小白脸 >> 人工呼吸

“什……么?”

夏准一愣,一脸木呆呆的看着叶南亭。

车厢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人也都看着叶南亭和夏准, 全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叶南亭那表情自然的不得了,面带微笑, 说:“夏准, 我喜欢你,你要接受我吗?”

夏准整个人都傻了, 瞠目结舌的,根本回答不了叶南亭的问题。与此同时, 夏准感觉自己的心跳一路飞升,心脏简直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如果他现在抬手摸摸脸,恐怕脸都是烫的。

“哇!”

也不知道是哪位同学突然起哄, 开始拍手叫好, 其他同学这才反应过来,“哈哈”的大笑起来, 然后也开始拍手叫好。

“哇, 叶南亭好大胆啊。”

“真没意思,和男生表白是犯规的,我以为能看到叶南亭对校花表白呢!”

同学们起着哄, 但是根本不相信叶南亭是真心表白的,还以为叶南亭只是拉夏准来救场而已,这样免得对一个女生表白完了会尴尬。

夏准听到同学们的起哄声, 心脏慢慢的平复下来了, 冷淡的开口说:“无聊。”

他说完了, 又把头戴式的耳机给戴好了,一副不想再跟叶南亭说话的样子。

叶南亭气得差点翻白眼,心想着自己刚才那表情,那声音,那眼神,难道不深情吗?夏准这一脸自己被骗了,自己被耍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儿啊!

“喂夏准……”

叶南亭戳了一下夏准的肩膀,夏准就当没感觉到,根本没有理他。

叶南亭气得拳头都巴嘎巴嘎的响了起来,他想要跟夏准说个清楚的,不过这个时候,背后的夏敬晗伸手,轻轻戳了戳叶南亭。

叶南亭立刻回头去瞧,就看到了自己小天使一样的儿子,正笑的特别甜。

夏敬渊是易容过的,其实他和夏敬晗是双胞胎,应该长得一模一样,和夏准也长得很相似,只是眼睛和眉毛这种地方长得不太像而已。

为了避免麻烦,所以夏敬渊易容了,而夏敬晗并没有。夏敬晗身体不太好,两个人虽然天生就继承了一些爸爸们的灵力,但是夏敬晗不适合运用体内的灵力,会加重他的病情。

夏敬晗看起来也就是十五六岁,比夏准还要鲜鲜嫩嫩的,虽然他和夏准长得像,但是气场完全不同,看起来是个可爱又善解人意的孩子,和夏准那种中二青春期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阔少气场一点也不一样。

所以乍一看,夏敬晗给人的感觉,让人根本联想不到夏准,只是隐约觉得他们有点相似而已。

虽然七分长得都像,但是最后的三分也还是很关键的。

夏敬晗笑起来就更像是小天使了,感觉天生自带治愈能力,让叶南亭回头一瞧,就觉得身心愉悦,心情莫名就好了起来。

叶南亭问:“怎么了?晕车不舒服吗?”

夏敬晗摇了摇头,说:“没有,是这个,哥哥给我买的。”

夏敬晗拿着一个棒棒糖,递给叶南亭,竟然还是个小兔子样子的,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夏敬晗笑着说:“草莓牛奶味儿的,好吃极了。”

叶南亭一听,原来小儿子和夏准的口味很像,就喜欢吃甜食。

夏敬晗平时不能外出,但是又觉得一个人太寂寞了,所以夏敬渊是变着法的哄着他,知道他喜欢吃甜食,买了不少的糖果,什么水果糖棉花糖棒棒糖的,只要夏敬晗不高兴了,就拿出一个来哄哄他,夏敬晗也是好哄的,吃块糖就又开心起来。

叶南亭像是得到了宝贝一样,拿过小兔子棒棒糖来,说:“真可爱,跟你一样可爱,长得好像啊。”

夏敬晗有点不好意思,说:“我和兔子长得像吗?”

叶南亭笑着说:“很像,你看眼睛都圆溜溜的。”

旁边夏准虽然戴着头戴式的耳机,但是耳机里根本没开音乐,就连降噪的开关也是没有打开的。所以旁边的叶南亭在说什么,他能听得一清二楚。

真可爱?

像小兔子?

夏准:“……”

夏准就差做一个呕吐的动作了。

夏敬渊这个禽兽老师,自己对叶南亭心怀不轨就算了,还带了一个小男生,这是想要和叶南亭打好关系吗?叶南亭偏生特别喜欢那个小男生的样子,有说有笑的。

“呵呵——”

夏准冷笑一声,刚刚还大庭广众之下跟自己表白,现在就去跟一个长得像小兔子的小男生说笑了!

叶南亭听到夏准突然笑了,奇怪的说:“你在听什么?那么好笑吗?”

“好笑?”夏准面无表情的侧头看他,说:“是啊,很好笑,但是我不想告诉你。”

叶南亭:“……”

叶南亭很无奈,青春期的夏准同学真的很幼稚啊。

叶南亭干脆也不理他了,又转着头跟夏敬晗聊起了天,聊得那叫一个欢畅。

夏准默默的戴着耳机,在心里吐槽了叶南亭一路,最后终于到了地方,第一个拿着包就下了车去。

等夏准走了,夏敬晗才小声说:“那个……爸爸怎么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夏敬渊干笑了一声,说:“放心,我们就别管了,爸爸们的事情他们会处理好的。”

“哦,那就好。”夏敬晗点了点头。

叶南亭真是无奈,今天他们可是要野营在这里的,需要分配帐篷什么的,现在夏准跑的那么快,万一夏准和别人分配了一个帐篷可怎么办?

叶南亭赶忙拿上自己的东西就去追,说:“你们一会儿来找我啊!”

“知道了。”夏敬晗乖乖的点头。

叶南亭一路跑,终于找到了夏准。

夏准一脸冷漠,双手插兜,正站在路边,全身上下都是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好几个女同学想要和夏准搭讪,但是都不敢走过去,全都在旁边犹犹豫豫的。不过虽然大家都不敢接近夏准,可夏准身上那股冷漠的气场,仿佛让女同学们觉得特别棒,又酷又帅的。

叶南亭很不爽的走过去,站在夏准旁边,说:“这位同学,装逼遭雷劈知道吗?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夏准侧头看了一眼他,说:“夏老师带来了一个同学,看来今天夏老师会和那个同学一个帐篷,你是没戏了。”

叶南亭被他说的直发懵,自己为什么要和夏敬渊一个帐篷啊。

叶南亭说:“我当然要和你住一块了。”

夏准突然听他说的这么直白,酝酿好的一肚子话都没说出来,愣了一下,说:“咳,谁说要和你住一个帐篷,住一晚上肯定会被你气死的。”

叶南亭笑着说:“我们两天都睡一张床了,也没见你被我气死啊。”

“那是……”

夏准差点忘了,叶南亭赖在他房间两天了,两天他们都是同床共枕的,而且感觉还挺好。

夏准觉得自己肯定是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夏准一脸懊恼,说:“那边发帐篷和睡袋了,你赶快去领一下。”

“那你去干什么啊?”叶南亭问。

夏准都没搭理他,已经一个人走开了。这会儿夏准要去独自思考一下人生,他要仔细的考虑一下,自己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越来越不对劲儿。

叶南亭没办法,只好去领了帐篷和睡袋。但是他以前没扎过帐篷,并不会弄,只好拿着说明书皱着眉看起来。

夏敬渊和夏敬晗也领了一个帐篷和两个睡袋,就准备扎在叶南亭和夏准的帐篷旁边。

夏敬晗高兴的走过来,小声说:“爸爸,我帮你扎帐篷吧,我会。”

叶南亭惊讶的看着他,说:“你都会扎帐篷?”

“当然。”夏敬晗笑的眼睛都弯了。

事实证明夏敬晗真的会,简直心灵手巧无所不能,别看他瘦瘦弱弱的,好像弱不禁风,但是动手能力非常好,都不需要夏敬渊帮忙,已经把叶南亭的帐篷给扎了起来。而旁边的夏敬渊也把他们的帐篷弄好了。

叶南亭说:“不可思议,我小儿子会扎帐篷,我大儿子还是化学老师,好像就我什么都不会呢。”

“爸爸刚到这里,不会是很正常的。”夏敬晗善解人意的说:“爸爸什么不会,我可以教爸爸啊。”

说起什么不会来,叶南亭就头疼了,他有很多很多不会啊,随便打开一份卷子,上面99%的题他都不会。也就是语文卷子会写一写,其他都像是在看天书一样。

而别人都以为他是学霸,说了不会,根本没人信他。

夏敬渊听到爸爸抱怨这些,忍不住笑了,说:“爸爸的成绩的确……需要补一补才行。”

夏敬晗赶忙拍着自己的胸脯,说:“爸爸,我会,我都会!哥哥不让我去上学,但是我都会的。爸爸你什么不会,我给你讲题啊,保证你一听就都会了。”

小天使毛遂自荐,叶南亭当然不会拒绝,说:“那好啊,你给我讲讲,好歹让我考一个及格。”

夏敬渊无奈的在旁边摇头,学霸说要好歹考个及格,这种话别人听了估摸着真的不会相信,肯定觉得学霸是在开玩笑的。

正巧了,他们说着话的时候,有个女同学就过来了,她手里抱着两本书。

“那个……叶同学,我能问你一些题吗?”

叶南亭抬头一瞧,是个认识的人,好像叫做苗薇萱来着,也是个学霸,就比“自己”差那么一点点。

上次苗薇萱就来找叶南亭问题,让叶南亭还挺尴尬的。

叶南亭瞄了一秒苗薇萱手里的书,一本英语一本化学,真是很好啊,叶南亭敢肯定,自己绝对回答不上她问的问题。

叶南亭说:“我现在……不太方便。”

夏敬晗也是聪明,立刻就明白了爸爸的意思,拉着爸爸的手说:“不好意思,我们有点忙。这样吧!”

夏敬晗推了推身边的夏敬渊,说:“哥哥,你去帮这位同学解答一下问题啊,哥哥是老师,肯定什么都会。”

夏敬渊无奈的看了一眼夏敬晗,夏敬晗见了爸爸之后,就不要哥哥了,真是白疼他了。

夏敬渊也知道叶南亭肯定回答不上来,就微笑着做一个好老师,说:“同学,有什么不会的,老师可以给你解答。”

“这样啊……”苗薇萱有些个失落,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跟着夏敬渊到旁边去问问题了。

叶南亭真是松了口气,夏敬晗笑着说:“爸爸,那位女同学,不会是喜欢爸爸,才找你来问问题的吧?”

“喜欢我?”叶南亭吃惊的看着夏敬晗。

夏敬晗点头,说:“是啊,哥哥平时可忙了,一下课就会有好多女同学围着他问问题。其实她们都不是真的不会,只是想要故意接近哥哥而已,她们喜欢哥哥啊,觉得哥哥长得帅。而且哥哥回家之后,大晚上的,还会有女同学给哥哥打电话问问题呢,哥哥超受欢迎的。”

夏敬晗想说,那位苗薇萱同学,可能就像刚才自己说的那样,问问题是借口,其实是想要接近叶南亭。

叶南亭却抓错了重点,笑着说:“我大儿子这么抢手?”

“额……”夏敬晗说:“爸爸,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啊。”

叶南亭拍了拍夏敬晗的肩膀,说:“放心吧,我小儿子也很抢手的,你看看你长得这么可爱,而且这么懂事,不用嫉妒哥哥。”

“爸爸……”夏敬晗无奈的说。

那边夏准一个人去思考人生,走了走觉得无聊了,心想着叶南亭一个人扎帐篷,肯定会手忙脚乱的,好歹自己也要住,全都让叶南亭一个人弄完,实在是不太好,万一叶南亭弄得不结实,睡到一半帐篷塌了,可就糟糕了,干脆回去帮他吧。

夏准找到了一个合理借口,就转身往回走了。

他刚走到了一半,就看到了有人迎面走了过来,而且是他不太想要见的人。

校花杨美依一个人走过来,就站定在了夏准面前。夏准想要绕开她的,但是杨美依又拦住了他。

杨美依说:“夏准,我有话跟你说。”

夏准口气很冷淡,说:“我有点忙,没时间。”

“夏准!”杨美依不干,就是拦着他不让他走。

夏准不想伸手去推她,毕竟杨美依是女生,他不想和杨美依有什么身体接触,万一被人看到了说不清楚,会以为自己欺负她什么的。

杨美依说:“我听说昨天……下学的时候……”

昨天下学的时候,夏准和叶南亭被一伙小混混堵在了楼道里。夏准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件事情,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

幸好昨天夏准和叶南亭都没有事,虽然夏准很气叶南亭骗自己,不过其实夏准更多的是庆幸,并非真的要闹别扭,只是觉得面子不好过而已,本来打算睡一晚上,争一争面子,就和叶南亭和好的,哪知道第二天叶南亭不见了,还上了禽兽老师的车,跟禽兽老师走了!

夏准一想起来这些事情,差点又给气炸了。

杨美依说:“夏准你不要误会,那个小混混的老大根本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也是被逼的,你要明白我啊,我怎么会和那样的人交往么。”

夏准冷淡的说:“我没有误会,你不用跟我解释。”

“夏准,”杨美依嘟着嘴巴,委屈的说:“你就是误会了,你听我好好的解释。那些混混说我长得好看,逼着我给他们老大做女朋友,我也是无奈的,我根本不想的,你……你要保护我。”

夏准看了她一眼,说:“我保护你?”

“嗯!”杨美依点头,笑着说:“我听说了,你昨天把那些小混混都打跑了,可厉害了。”

昨天小混混的确都被打跑了,不过并非夏准干的,而是叶南亭干的。因为天黑又没有灯,所以小混混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叶南亭可是出了名的学霸,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手无缚鸡之力。反而是夏准,据说体育特别好,大家自然就误会了,以为是夏准以一当十,把那些小混混都打跑了。

杨美依一脸爱慕,望着夏准说:“夏准,你要好好的保护我,我们交往吧!”

“不要。”

夏准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利索,说:“我没想过要和你交往,你不是我的菜。”

“你……”杨美依瞬间傻眼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准,说:“你说什么啊?你不喜欢我吗?我可是咱们学校最漂亮的女生了,大家都喜欢我。”

夏准直白的说:“我不喜欢你,请你不要再来缠着我了。而且我也不会保护你,我也是个学生,如果你需要保护的话,和家长老师说,或者报警吧。你如果需要我帮你报警,也是可以的。”

“夏准?”杨美依皱眉望着他,说:“你是怎么了?我都主动跟你表白了,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呢?难道你不相信我吗?我真的喜欢你,虽然有很多男生跟我表白,但是我不会脚踏两条船的,我只和你交往,这还不行吗?”

夏准觉得头疼,说:“我真的不喜欢你,都说了不要纠缠我了。我不想像昨天那样,被你连累,而且不想让我的朋友也被你连累,懂了吗?”

杨美依一脸不可思议,夏准想到昨天的事情就感觉脊背发凉,幸亏叶南亭是假装受伤骗自己的,如果是真的受了伤,那……

夏准想想就浑身不舒服,他不想让叶南亭受伤。

杨美依“啊”大叫了一声,说:“夏准!你站住!把话说清楚!我是校花啊,你凭什么拒绝我。我知道你家里有钱,可是我家里也有点小钱啊,我还长得这么漂亮,我们不是门当户对吗?为什么我主动表白,你还要跟我拿乔?你是想让我再倒追你吗?你们男生都这样……”

夏准根本不想再理她了,自己的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白,杨美依显然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想明白,这样的人没有意义和她多说。

夏准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后面杨美依追了一段路,气得不得了。眼看着夏准就要走回去了,万一被人看到了,杨美依感觉自己的脸都要丢光了。

杨美依不敢再追,站在原地又大喊了一声,说:“夏准!你家里有钱了不起啊!我杨美依喜欢的东西,从小到大都要得到,如果得不到,我宁愿砸了它!谁也别想得到!好啊,你不喜欢我是不是!那你等着!我们没完!”

夏准听到杨美依嘶声力竭的吼声,感觉更头疼了,这个时候突然觉得还是叶南亭好,虽然气人了一些,可没有对比就感觉不到,叶南亭至少不会这样疯疯癫癫的。

夏准走了回来,打算和叶南亭和好,然后一起搭帐篷。好不容易出来玩了,应该好好放松,吵架冷战什么的,就到此为……

到此为止……

夏准心里这么想着,结果走回来一瞧,登时气得眼睛都通红,脑袋顶都要冒烟了。

那边夏敬晗和叶南亭坐在帐篷外面,夏敬晗正拿着一本书,给叶南亭讲题目。

叶南亭几乎是零基础,什么也不会,需要夏敬晗从头开始讲解,夏敬晗是非常有耐心的,而叶南亭也是很有天赋,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尤其他还过目不忘,所以学的也是很快。

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坐在一起看起来特别亲密。

夏敬晗见爸爸学的这么快,说:“爸爸好厉害,这个也写对了。”

叶南亭一瞧小儿子笑了,就说:“那当然了,不过也是我儿子教的好。”

夏敬晗有点不好意思,笑得更甜了。

夏准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叶南亭搂住了夏敬晗的肩膀,而且凑过去在夏敬晗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亲了一下!

亲了一下!

夏准都看傻眼了,脸色黑的跟快木炭一样。

夏敬渊正好给苗薇萱讲完了题,也看到了这一幕,更看到了夏准瞬间变色的脸。

夏敬渊伸手扶额,忍不住自然自语说:“完了,又要误会了……”

那边叶南亭还不知道夏准又生气了,搂着夏敬晗的肩膀说:“儿子,你身上还有小宝宝的奶味呢,闻起来真是香香的。”

夏敬晗赶紧闻了闻自己,说:“根本没有,爸爸骗人!”

叶南亭说:“有的有点,你闻,真的是奶味儿,好香啊。”

叶南亭笑着凑过去,又偷亲了一下小儿子。

“咳咳!”

夏敬渊赶紧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夏敬晗和叶南亭这才注意到,夏准回来了。

夏敬晗还挺高兴的,另外一个爸爸终于回来了,夏敬晗还没好好的和夏准说过话呢,一脸的期待,对着夏准笑了笑。

夏准真是气得要七窍流血了,怎么看夏敬晗怎么不舒服。

一个男生长得这么好看像话吗?乖的跟小白兔一样像话吗?

再说了,两个男生坐在一起亲来亲去的,这更不像话了啊!

而且这个看起来像小白兔一样的男生,竟然还挑衅的对着自己笑?

夏准面色很难看,心想着什么小白兔,其实是个心机婊吧?叶南亭是不是傻,这都看不出来,也太笨了。

“叶南亭,过来。”

夏准黑着脸说。

叶南亭奇怪的说:“去干什么?”

“让你过来。”夏准说。

叶南亭真是纳闷,也不知道夏准去干什么了,回来好像脸色更臭了。

夏敬渊赶忙打圆场,拉着夏敬晗站起来,说:“走,跟哥哥进帐篷看看,看看哥哥的帐篷扎的怎么样。”

“哦。”夏敬晗点头,跟着夏敬渊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叶南亭对着离开的夏敬晗还挥了挥手,夏敬晗立刻笑的特别甜。

夏敬晗问:“哥哥,我还没和爸爸们说完话呢。”

“这个……”夏敬渊尴尬的笑着说:“一会儿再说也不迟。”

夏敬渊心说,还是不要说话了,再说话就也会变成炮灰了。

叶南亭走过去,瞧着夏准那张臭脸,说:“你去干什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夏准瞧他一点自觉也没有,冷着脸说:“我刚才去和杨美依聊天了。”

“聊天?”

叶南亭横了他一眼,心说好啊,原来是去找女孩聊天了,帐篷也不管扎,现在还来自己面前示威!真是一天不调/教,就要上房揭瓦了!

夏准其实是故意这么说的,毕竟之前的叶南亭暗恋杨美依,所以夏准是故意气他的。

夏准瞧叶南亭翻了个白眼,瞧他好像真的被气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夏准感觉自己也被自己给气着了,胸腔里一团火气,烧的更加旺盛。

叶南亭还真的很喜欢校花杨美依啊,真是奇了怪了,那杨美依有什么好的,虽然长得漂亮,但是叶南亭不会照照镜子吗?他长得比杨美依好看多了啊。

夏准和叶南亭两个人互相吃醋,都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根本就是鸡同鸭讲。

大家扎好了帐篷,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有一点点,就有同学提议先去旁边转一转玩一玩,玩累了就吃晚饭,吃完晚饭坐在一起,还可以聊聊天谈谈心什么的。

大家一拍即合,就拿上了相机,一起出发去到处转转看看风景。

那边夏敬渊和夏敬晗从帐篷里出来,发现叶南亭和夏准的气氛还是不对劲儿。

夏敬渊小声提醒说:“你跟着哥哥,让爸爸们有些单独相处的机会,知道吗?”

夏敬晗听话的点点头,说:“好,我不去打搅爸爸们。”

夏敬渊拍了拍夏敬晗的头顶,说:“我弟弟最听话了。”

夏敬渊可不想弟弟再过去被炮灰,爸爸们的问题还是让爸爸们自己解决好了。

走在前面的夏准正好回头一瞧,就看到了后面的夏敬渊和夏敬晗,木着脸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对身边的叶南亭,说:“那边好有个水潭,我想过去那边看看。”

叶南亭隐约听到水声,就点了点头,说:“你想去就去吧。”

“你跟我去。”夏准拉住叶南亭的手,强硬的就把人给拉走了。

夏敬渊带着弟弟走在后面,其实已经很后面了,但是隔着老远,他还是能感觉到爸爸的怨气,抬头一瞧,果然就看到夏准瞪自己的眼神……

叶南亭被夏准拉着往前走,杨美依一直关注着夏准,一看他们要走,立刻拉着自己的朋友追了上去,说:“夏准!叶南亭!”

杨美依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好像并没有被夏准拒绝似的,高兴的跑过来,说:“你们要去哪里啊?我们也要去,咱们一起好不好?”

“不方便。”夏准很直接的说:“我要和叶南亭单独谈点事情。”

杨美依有些不高兴,却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说:“不方便就算了呗。”

夏准拉着叶南亭的手,一路往前走,果然很快就看到了一个大水潭,潭水很清澈,碧绿碧绿的。

叶南亭好奇的问:“夏准,你要跟我说什么啊?”

夏准回头去看,皱了皱眉。

叶南亭不用回头去看也知道,杨美依和她的朋友还跟着的。

刚才杨美依口头上说不方便就算了,但是等夏准和叶南亭走了,她们就跟了上来,一路都跟着,跟的还挺近的。

眼看着已经到了水潭,这边前面就没有路了,夏准终于听了下来,不耐烦的回头说:“杨美依,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杨美依不在乎的说:“我知道夏家很有钱,但是这个景区你夏家买下来了吗?我想看水潭啊,凭什么不能看。”

杨美依显然是找茬来的,一脸趾高气扬的表情,让叶南亭真的有些想揍人的冲动。

夏准冷笑了一声,说:“杨美依,你是不是刚才没听懂我和你说的话。那很好啊,现在你的朋友就在你身边,我可以再说一遍,让你的朋友也听听。”

“你要干什么?”杨美依顿时心慌了,自己可是校花啊,全校同学都羡慕喜欢的存在,如果当着朋友被拒绝,那说不定很快全校人都会知道了,会嘲笑自己这个校花的。

杨美依皱着眉说:“夏准,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哼!我走了!”

她说着拉着朋友,就气愤的转身离开,往回去的小路上走去。

夏准松了口气,说:“终于走了。”

叶南亭挑眉笑了,说:“夏准,你确定你刚才真的是去和杨美依聊天的吗?怎么看起来像是去吵架的。”

“我……”夏准瞪了他一眼,叶南亭这张破嘴,时时刻刻都要惹人生气。

那边杨美依气愤的离开,朋友问:“依依,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跟我说说啊。”

杨美依哪里肯定说,被她的朋友一问就更是气愤了,挥开朋友的手说:“走开,不用你管!”

她说着大步向前,埋头就走。

这条路是小路,一边靠着山,一边是水潭,路是有些窄的,但是三个人并排走是没有问题的。

杨美依埋头往前走,感觉到有人迎面走来,并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

她今天出来玩,脚上踩得却并不是平底鞋,是一双鞋跟五六厘米的中跟鞋。石头路不太平整,杨美依走的又太快了,脚下一崴,哎呀一声差点摔了。

旁边路过的人赶忙伸手接住他,问:“你没事吧?”

“走开,谁叫你碰我的?”

杨美依正在气头上,不管三七二十一,站稳了用力一推那个人。

“扑通”一声。

杨美依着实吓了一跳,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把扶自己的人给推到了水潭里面。

“啊啊啊啊!”

杨美依吓得大喊起来。

“小晗!”

叶南亭听到叫声,说:“那边发生了什么?”

夏准摇头,说:“不知道,看不清楚。”

夏准隐约听到有人大喊落水了什么的,这水潭里的水很清澈,下面深不见底,如果落水可是个大问题。

夏准听不太清楚那边的人在喊什么,叶南亭仔细一听,顿时脸色大变,立刻转身就跑。

“叶南亭!”夏准立刻也追了上去。

那个好心扶杨美依的不是别人,就是夏敬晗了。

夏敬晗发现爸爸们走的太远了,想要跟上去,就和夏敬渊一起远远的跟着。谁知道他们正好碰到了气哼哼的校花,夏敬晗下意识的出手帮忙,却被直接推进了水潭里。

夏敬渊一惊,夏敬晗身体不好,而且也不会游泳。他顾不得太多,立刻“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水潭里,想要将弟弟救上来。

叶南亭和夏准跑过来,果然看到有人落水了。杨美依和她的朋友站在岸边嗷嗷叫着,却根本不知道要搭把手救人。

最糟糕的……

夏准震惊的看着水里跳下去救人的夏敬渊,说:“糟了!夏老师是不是不会水啊?”

叶南亭也发现了,他还以为有夏敬渊去救小儿子就没事了,哪想到夏敬渊根本是个旱鸭子,好像不会水的样子,还没先掉下去的夏敬晗扑腾的好呢。

又是“噗通”一声,叶南亭立刻跳了下去救人。

“叶南亭!”

夏准叫了叶南亭一声,一咬牙也跳了下去。

叶南亭一个人跳进去肯定是不行的,他身板那么弱,一个人救两个体力估摸着跟不上,夏准不敢多想,也跳下去帮忙。

叶南亭勾住夏敬晗,将他给捞了上来。那边夏准也勾住了夏敬渊,将人拖上岸来。

“哥哥?”夏敬晗冻的嘴唇都紫了,不过好像没什么大事儿。

倒是夏敬渊,被夏准就上来之后,就昏迷了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根本没有睁开眼睛。

夏敬渊浑身湿透,脸色惨白,嘴唇发紫,身体还有些僵直,情况看起来的确非常不妙。

夏敬晗吓坏了,连忙爬起来摇着夏敬渊,说:“哥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哥哥?”

那边校花杨美依眼见着夏老师昏迷不醒,吓得三魂七魄都要飞了,连忙说:“不是我,我什么也没干。刚才是他自己掉进水里的,我只是轻轻的碰了他一下,根本没有推他。而且夏老师也是自己跳下去救人的,不是我硬要他去救人的啊,跟我没关系。”

杨美依一通狡辩,生怕这事情怪在她头上,急急忙忙的就跑了。

她的朋友也吓坏了,叫着:“依依!”也跟着跑掉了。

大家这会儿都很担心昏迷过去的夏敬渊,所以根本没人搭理她们,都没有抬头瞧她们一眼。

夏敬晗急的手都开始打颤了,说:“哥哥?哥哥怎么不醒过来?”

夏准说:“是不是呛水了?我打急救电话。”

这里可是野外,就算打了急救电话,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来不了人,远水根本解不了近渴。尤其夏准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手机泡汤了,根本不能用了。

眼下四个人,夏敬渊、夏敬晗、叶南亭和夏准,他们都是泡过水的人,虽然都带着手机,但是无一例外全部泡汤。

叶南亭连忙说:“别急别急,我有办法。”

叶南亭赶忙握住夏敬渊的手,然后就送了一股灵力和内劲儿给夏敬渊。

夏敬晗担心的说:“怎么样了?哥哥还不醒。”

叶南亭说:“没事的没事,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叶南亭感觉的出来,夏敬渊并没有大事儿,至于为什么醒过不来,可能是呛了水的缘故。

夏准以前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现在也没人能帮他们,他脑子一热,说:“要不然做人工呼吸吧?”

夏准说完了就后悔了,做人工呼吸?谁给禽兽老师做人工呼吸啊?

叶南亭一听,说:“对对,人工呼吸不知道有没有用,我来!”

叶南亭说着就要俯身下去,夏准一把抓住了叶南亭,将他就给拉了起来,说:“你不行!”

“为什么?”

叶南亭和夏敬晗都奇怪的看着夏准。

虽然做人工呼吸是很严肃正经的事情,但是……

夏准眼看着叶南亭要亲上夏敬渊,心里不舒服的都快要爆炸了。

夏准木着脸说:“反正你就是不行!算了,我来!”

夏准一咬牙,心里一横,心说反正叶南亭不行,干脆自己来,要是禽兽老师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也会很麻烦的。

“咳咳咳——”

就在这紧要关头,夏敬渊一阵咳嗽,醒了过来。

他迷迷糊糊的就听到“人工呼吸”、“人工呼吸”的,还以为自己幻听或者在做梦。

结果稍微睁开一些眼睛,可是把他给吓死了,夏准还真要给自己做人工呼吸,赶紧一个轱辘,迅猛的翻身就坐了起来。

夏敬渊连忙说:“咳咳!我没事!不用人工呼吸!真的不用。”

※※※※※※※※※※※※※※※※※※※※

夏敬渊表示,差点又死了一次!还好醒得快!

今天掉落500点的红包,随机掉落给留爪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谢谢江菡、龙乐生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快穿]小白脸请大家收藏:(www.jyebook.com)[快穿]小白脸金庸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金庸中文

猜你喜欢: 道医在星辰中浪[星际]一朝成为死太监[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小白脸心有猛虎嗅蔷薇我开动物园那些年葫芦娃大战火影海贼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当当,推文时间到了小甜饼异界领主生活[穿书]黑化圣骑士SCI谜案集(第二部)SCI谜案集(第三部)无限求生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SCI谜案集(第一部)地府全球购龙图案卷集快穿之娇妻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无限建城青梅属虎[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完本推荐: 混沌雷修全文阅读[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超级仙医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将血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时光之心全文阅读画劫全文阅读毒行大陆全文阅读蜀山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朝阳警事全文阅读神背后的妹砸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北宋小厨师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天天被读者扎小人的坑神你伤不起!全文阅读末世之功德无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职法师万花筒女主翻身做豪门临渊行足球之光花娇帝道通天大医凌然开天录我要做门阀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万古神帝未来之最强萌妻伏天氏家有庶夫套路深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仙师无敌我绑定了神医系统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重生嫡女悍妻神医弃女未来之师厨来自地狱的男人数风流人物魔临史上第一密探穿越成为大妖王之颛顼棋盘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极品飞仙清初情缘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金庸中文移动版 - 金庸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