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庸中文 >> 龙图案卷集 >> 【狼】

白玉堂和展昭看着殷候和天尊,要怎样试出来?

天尊道,“如果是轩辕桀,那么他的内力现在正练到关键时刻,要是突然不练了,会有大麻烦。”

“比如说?”展昭问,“内力反噬什么的?”

殷候和天尊点头。

“于是我们只要盯住他,如果他能一直不溜出去练功,就表示不是他做的,如果他偷跑了,那么就可有可能是他干的了?”展昭摸了摸下巴,“倒是不难……不过前阵子轩辕桀刚刚离开过皇宫一段时间,跟下一次的间隔是有多久?”

“短则十天,最多半个月,绝对不会超过半个月!”殷候和天尊十分肯定。

展昭和白玉堂都暗暗地叹了口气——还要半个月啊,北海那鬼地方真不想再住了,好想回开封去。

萧统海派遣了一些士兵,跟着邹良他们在冰河的下游捞了一下午,捞起了好多的尸骸还有衣物物品。原本上万的尸体,最后只落得小山那么高的一大堆残渣,这场面实在有些触目惊心。

萧统海皱着眉头看着赵普,“这些怎么处理呢?”

“拉去北海。”展昭和白玉堂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

众人都看他俩。

赵普点了点头,让人装车。

负责装车的士兵一波一波地换,通常是装几下就跑去一旁蹲着吐一吐,感觉这辈子也不会再吃肉了。

天尊挺好奇,问白玉堂,“拉回去给轩辕桀?你准备怎么跟他说啊”

白玉堂无所谓第一挑眉,“就说我们赶到的时候尸体已经没了,就剩下残渣,所以都带回来了。”

展昭点头,“毕竟是北海的官兵,死了也总得葬在故乡吧?”

白玉堂又回头看了看河里那些大鱼,若有所思。

“怎么了?”展昭问白玉堂。

“嗯……”白玉堂皱眉摇了摇头,“大概是这种鱼长得丑吧,有些恶心的感觉。”

展昭摸着下巴,“话说,螃蟹也好丑但是很好吃。”

白玉堂看着展昭,那意思——猫儿……你不会是想尝尝?

展昭笑了,一拍白玉堂的胸口,“当然不会去吃这东西,不怕吃出病来啊!”

说完,展昭拽着白玉堂回去了。

众人回到狼王堡,天色已接近傍晚了。

虽然很想再住一段时间,但是毕竟还有正事要办,必须赶紧回去,所以,赵普别过萧统海。

萧统海将拽着小四子依依不舍的萧良一脚踹给了赵普,让萧良好好跟赵普学打仗,好男儿志在四方,还有,要给他妹子物色一个好妹夫!

萧良摸着屁股腹诽——有病啊!还没断奶呢就想着找妹夫的事儿了。

众人赶路回黑风城……

这大漠的晚上和白天还是有大不同的,白天挺热风沙也大,但到了晚上就只剩下冷了,那不是一般的冷。

回城的速度也没那么快,赵普弄了个马车,将公孙和小四子塞在了马车里,霖夜火没马骑,也在马车里打着哈欠,萧良和赭影在赶车。

马车周围,展昭、白玉堂他们不紧不慢地走着,这次殷候和天尊也骑了马,这两人,骑马的样子都和一般人不同些。

天尊跟坐个板凳似的,侧坐在马鞍上,打着哈欠晃着腿,都不牵马缰绳。可奇怪的是那匹马乖乖往前走,走得还很稳,好像怕摔着天尊似的。殷候也是懒洋洋坐在马上,也没牵马缰绳,那马也很乖……

众人在一旁看得挺稀奇,就有些纳闷——可见马也是很识时务的,知道哪些人不好得罪。

当然了,最有趣的的还是无沙大师,跟个球似的,敦敦敦地,一会儿蹦前一会儿蹦后,小五一直跟着他,他快它也快,他慢就它也慢,好似对这个“球”很感兴趣。

邹良带着少量的兵马在最后边,脑子里反复闪现着霖夜火也跟个球似的蹦来蹦去……他觉得自己以后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做恶梦。

展昭坐在枣多多背上,仰着脸看星空。

大漠就这点好,天不高,星斗压顶,星空随时要坠落的感觉。

正看着,白玉堂到了他身边,道,“过阵子去映雪宫,那边的星空更好看。”

展昭很感兴趣地问,“我听人说映雪宫建在云上,是建造在山上的一座宫殿呢?”

白玉堂笑着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那是建造在那儿的?”展昭问。

“恰恰相反,在峡谷底部。”白玉堂道,“那座山和峡谷的确是全年冰封,但是……山谷里头有温泉。”

“温泉?”展昭更感兴趣了,大冷天的想到温泉就开心。

“那地方是极寒之地,但是温泉可以克制寒冷,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映雪宫就建造在温泉之上。雪常年下但是温泉又常年热,所以经常是水汽和寒气交织弥漫,地面一层白雾……感觉就建造在云端一样。所以江湖人说映雪宫是建造在层云之中,从而给人造在山顶的错觉。”

“哦……”展昭这才明白,点头。

“你娘的红樱寨呢?”白玉堂问,“听说种满了红樱?”

展昭一个劲摇头,“也是误会,红樱寨里的确种了些有红花或者红叶的树,因为我娘喜欢红色,什么红梅啊、凤凰花、红棉、红枫……好多好多。但真正得名是因为石头和水草!”

白玉堂不解,“石头和水草?”

“对。”展昭点头,“红樱寨背靠着山,就建造在半山腰,有一个巨大的瀑布飞流直下。因为瀑布后边的石壁不是黑色,而是白色的,表面光滑,所以像一面巨大的镜子。而瀑布下边有一个巨大的水潭……水潭的四周围有红色的礁石,水底下还有红色的水草……随着水流摆动。所以天气好的日子,打远处看,就看到了巨大瀑布上映出来的红花浮动……所以很多人以为红樱寨就是种满了红色的花。而且真正的名字应该是红殷寨,是我娘的姓,很多江湖人误解。”

白玉堂点头,有空也和展昭一起去一趟。

这时,公孙从马车里探出头来,问,“我们办完这个案子之后去映雪宫,之后,再去一趟常州吧?”

众人都愣了愣,展昭看公孙。

殷候也点头,“前几天小红还在跟我说,说那次匆匆忙忙的,都没在家里住两天就走了。”

展昭自然也是觉得不错。

赵普有些好奇地问公孙,“你还想要药玉啊?”

公孙摇头,“不是,我是想去趟夜叉宫。”

众人都打了个愣神。

展昭倒是想起来了,“对了,公孙你之前和龙淼淼约好去给夜叉宫的人看病的。”

殷候听着还挺新鲜,“夜叉宫里头的那些都能看好?那些不都是天残么?”

“不是天残,是病!”公孙认真说,“之前我写信跟龙淼淼详细地要了一份夜叉宫里头众人的病情,我都研究了一年了,可能有些希望能治好,所以想再去一趟。”

展昭点头,“那好啊!我们回去整理一下龙图案卷,看有没有江南一带的案子,到时候就能去夜叉宫给他们看病了。”

“嚯。”殷候也笑,“夜叉宫的人如果都能治好,龙九炼估计得给你磕一个。”

话音刚落,就见正打哈欠的天尊突然抬起头来,望向前方,眯着眼睛问,“赵普小子,那是你家的马队不?”

赵普愣了愣,向远处看……果然,就见大老远处沙尘滚滚,看来是有一支马队朝这里跑来。

欧阳少征牵住马,皱眉,“老贺派人来接?”

“不像。”赵普摇了摇头,“就这么点路而已。”

“会不会有人偷袭?”欧阳皱眉,但仔细看了看,“人也不多啊,唯一的解释估计就是……”

他和赵普交换了一个眼色,似乎有些哭笑不得。

“是什么人啊?”展昭催马上前几步,问赵普。

赵普一耸肩,“我猜是马贼。”

“马贼?!”霖夜火钻出马车来了,“哪家的?胆子不小啊,谁不知道这条路通黑风城和火凤堂的!宰了他们!”

“我也觉得。”赵普冷笑了一声,点头表示同意。

紫影走了上来,手中拿着响箭,问赵普,“王爷,要不要叫人带兵出来擒了?”

赵普摆摆手,“看看是什么人再说。”

说话间,那马队就快跑到跟前了。

众人打眼望过去,就见为首一个大个子,身后带着些兵马……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那大个子有些眼熟啊!

两人随后一挑眉——哎呀?这不是大皇子带着的那个随行的侍卫么!叫什么来着……

“太子殿下!”

还没等展昭和白玉堂想起那人的名字,那个侍卫已经滚鞍下马,给白玉堂行礼,“请殿下速回北海!”

白玉堂愣了愣,和展昭对视了一眼,问那侍卫,“出什么事了?大皇子呢?”

“大皇子已经连夜赶回北海,派我去狼王堡寻殿下,在这里碰到真是太好了!请殿下速速返回!”那侍卫似乎很着急,

霖夜火兴趣缺缺又缩回去了——不是马贼啊,还以为能活动活动筋骨。

“究竟什么事这么着急?”白玉堂皱眉,“北海出了事?”

“殿下……您不在的这两天……”那侍卫抬起头,“又死了五位皇子!”

众人都一愣。

赵普摸着下巴,心说——呦呵!这北海皇子一茬一茬地死啊,一下死了五个,之前不是死了两个么,转眼剩下三个了?

白玉堂和展昭也是面面相觑——难道是那个潜伏在北海的神秘高手所谓?

白玉堂点了点头,跟赵普告了个别,带着展昭以及后边的几辆大车,和那队人马一起赶回北海去了。

天尊不好跟着走,要先回大营找黑影还有顺便戴个斗笠,一想到又要假扮白夫人,天尊就别扭。

……

展昭和白玉堂迅速赶回北海,就见皇城之中依然是一派的平静安详,完全没有一点肃穆的气氛,连一块白绸,一个白灯笼都没有……

白玉堂看了看那个侍卫,那意思——你确定死了很多皇子?

那侍卫叹了口气,道,“殿下有所不知,皇上已经下令调七个皇子进宫,来接替之前几位过世的皇子……”

展昭和白玉堂皱眉,同时想到——那岂不是,轩辕珀有机会回宫?

两人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轩辕珀似乎之前就知道些什么,该不会跟他有关?

“那剩下几位皇子是?”白玉堂问。

“就剩下大皇子轩辕琅、三皇子轩辕瑀和十皇子轩辕珏。”

说话间,众人到了浮图山的山门前,吊桥放下,白玉堂和展昭上山。两人很顺畅地回到了太子府,一路都无人阻拦,皇宫平静异常,完全没有死了很多人的迹象。

展昭下了马,和白玉堂一起进入太子府……就见在太子府的院子里,石桌边,坐着个人。

展昭和白玉堂仔细一看,有些无语。

就见石桌边,大皇子轩辕琅正喝酒呢,那一桌的酒坛子,看来喝了好一会儿了。

白玉堂和展昭走了过去。

白玉堂拍了拍他,心说这是在赵普军营喝上瘾了还是怎么了?

轩辕琅醉眼迷离抬头看了看,随后笑了,伸手指了指白玉堂,含含糊糊道,“我……要,谢谢你,呃……”

他边说边打酒嗝,白玉堂皱眉退开一步,一脸嫌弃——最讨厌醉汉!

展昭问,“大皇子,你怎么了?”

“都死了……”大皇子边哭边笑,那样子说不出的有趣又说不出的可怜,“我那些兄弟,平时我可想他们死了,觉得他们都死了才好呢,现在好了,就剩下我和老十……”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愣,“不说还有老三么?”

“哦……呵呵。”大皇子笑着摇头,“你们刚回来,不知道吧?一个时辰前,老三也死了,你们猜,我父皇怎么说?”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怎么说?”

“他就这样……”轩辕琅醉得糊里糊涂,拿着酒坛子站起来,学着轩辕桀一贯的动作和语气,轻轻一摆手,云淡风轻的,“埋了吧,在多叫个皇子回来,记住……别坏了我祭天的气氛!”

展昭和白玉堂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怪轩辕琅心灰意冷,的确是叫人心寒。

白玉堂问他,“你知不知道谁杀了你那几个兄弟?”

轩辕琅苦笑摇着头,边还神神叨叨地说,“你知不知道,老三死的时候……我摸他的脸,他还热呢。”

展昭皱眉,轩辕琅似乎受了不少刺激。

“他死前跟我说话了……”轩辕琅似乎是一脸困惑,“就说了一个字!”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是线索啊!就问,“什么字?”

“叫我的名字!”轩辕琅拍着胸口。

展昭有些无语,“你名字三个字,他就说了一个字……”

“叫我……琅!”轩辕琅似乎觉得很可笑,“他临死前,说,琅!”

展昭和白玉堂都觉得奇怪——琅?

“还是……”轩辕琅又歪着头,似乎想不明白,“还是狼?嗯?”

展昭突然想到——之前在狼王堡草坪上,小四子让他小心“狼”的事情……狼?

“我……谢谢你!”轩辕琅醉醺醺,一手拉着白玉堂的袖子,一手指着他,“要不是你带着我去赵普军营,说不定,我也死了,呵呵……也,埋了!”

白玉堂叹气,拿下他手里的酒坛子。

这时,诹易和几个侍卫都来了,“殿下……”

白玉堂对他点点头,“大皇子喝醉了,送他回去。”

“是!”诹易带着几个人,扶着大皇子下山。

白玉堂和展昭无奈对视了一眼,刚想进屋……忽然,就感觉一阵古怪的内力从不远处掠过,似乎也是下山去了!

两人转身就追了出去——不是吧?又来?那人是想把轩辕桀这几个儿子都宰了么!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jyebook.com)龙图案卷集金庸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金庸中文

猜你喜欢: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一朝成为死太监当当,推文时间到了无限建城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快穿之娇妻SCI谜案集(第二部)青梅属虎地府全球购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葫芦娃大战火影海贼道医SCI谜案集(第三部)[穿书]黑化圣骑士心有猛虎嗅蔷薇无限求生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SCI谜案集(第一部)异界领主生活修真界最后一条龙[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小白脸小甜饼在星辰中浪[星际]龙图案卷集
完本推荐: 海怪联盟全文阅读生意人全文阅读孽缘全文阅读[RM]无限综艺全文阅读一个钢镚儿全文阅读[红楼]活该你见鬼!全文阅读识汝不识丁全文阅读SCI谜案集 (第四部)全文阅读大帝姬全文阅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综]团长的跨界直播全文阅读重生之小女子记事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别打扰我赚钱[星际]全文阅读心瘾全文阅读天官全文阅读因为风就在那里全文阅读白骨精三打孙悟空全文阅读佳婿全文阅读穿成主角的正确姿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至高主宰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大符篆师撒娇福晋最好命众神世界当当,推文时间到了无垠最是光阴留不住我和二哈共系统你好,King先生重回一九九四大魔王娇养指南农门娇俏小厨娘海贼王之究极复制花娇都值得师父他太难了子夜十前任无双齐欢小阁老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圣墟伏天氏亲爱的绵羊先生我家影后总在线汉阙沧元图来自未来的神探武炼巅峰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金庸中文移动版 - 金庸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