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庸中文 >> 蜜恋百日 >> 第43章 chapter 43 此生唯一(大结局)

第43章 chapter 43 此生唯一(大结局)

钟嫂的小吃店客人不多,徐恋恋坐在冰柜后面,当代班老板。

钟嫂临时去照看小孙子,把店丢下了。

岛上民风淳朴,家家户户都认识,店里没人,是很常见的事。

徐恋恋本是来闲逛的,见店里来了些游客无人照顾,就坐下来帮钟嫂看看店。

她抓起一颗迷你西多士放进嘴里,两腮鼓鼓地慢慢咀嚼,这两个月她食欲大增,尤其喜欢甜食,医生提醒她不能吃太多,会得妊娠糖尿病。

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一株铃兰摆在徐恋恋身前的冰柜上,海风笑容灿烂地说:“这花在岛上没有,刚从一个游客小姑娘手里要来的,海藻说你喜欢,送给你。”

徐恋恋捧起花,可爱的白色小铃铛与她耳垂上的白玉一个模样,“谢谢!”

徐恋恋抬手想要把花别在发圈里,却有些够不着,海风拿过花,为她戴上。

陈姗走后,她像是变成了表舅家的第三个孩子,一家人对她关怀备至,不让她有孤独感。

表舅告诉她,不要担心孩子的问题,生下来后全家一起养,整个海岛都是孩子的游乐场,可比城市里欢乐得多。

“阿仔呀,那边有个城里来的靓仔,要挖海胆呀,你过去一趟。”表舅在电话里向海风交待道。

海风应一声,挂了电话,就去骑路边的小摩托,走前还不忘大声对徐恋恋说:“恋恋,你少吃点甜的,都长这么胖了,还吃。你不方便,不要自己回去,等我回来载你,听到没有。”

“知道啦!”徐恋恋隔着冰柜大声回应,“你小心一点,岩石那边很滑!”

小摩托已经突突突地跑远了。

徐恋恋再抓一颗西多士放到嘴里,一边嚼一边整理冰柜里的椰子冻,把它们圆圆的壳摆放整齐。

“想吃点什么?”徐恋恋眼睛都不抬,只感觉到阳光被人影挡住了,就非常自然地问。

“你手上的是什么?”

徐恋恋捧起一个椰子冻,坐直身体,“椰子冻,5块钱一个。”

她抬眼的瞬间,呼吸都被眼前轩俊的男人夺走了,嘴里的西多士碎屑呛到了嗓子眼,引得她一阵剧烈的咳嗽。

宁北晟马上伸手去拍她的背,“你没事吧。”

徐恋恋拍拍他的胳膊,让他停下动作,他手掌的温度让她浑身燥热。

“没事没事。”徐恋恋咽下西多士,把椰子冻和一个透明小勺递给他。

他接过,立在原地,舀一勺白嫩的果冻,放在嘴里。

徐恋恋偷偷欠欠身,把自己更好地藏在冰柜后面,仔细打量宁北晟。

他只穿了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衣就已经过分帅气。

这个男人就连拿着5块钱的椰子冻站在这市井气浓重的路边都让人移不开眼,好像他走过的所有地方,碰过的所有东西都能被他的气质感染,变得金贵非凡。

“你是来旅游的?”徐恋恋小声问。

“陪以楠来看项目的。”宁北晟不自然地避开了眼神,“餐饮项目。”

“以楠来了吗?”徐恋恋左右打量,“没看到他。”

“他去约海胆的供应商谈点事情。”宁北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拿梁以楠的话胡诌。

“海胆?”徐恋恋皱着眉,她可从来没有听过岛上有哪家饲养海胆的。

宁北晟实在心虚,不想继续谈海胆,立即转换话题,“他,对你挺好的。”

“他?”徐恋恋不解。

“刚刚要载你回去的人。”宁北晟有些尴尬地说。

他早在她吃下第一口西多士的时候就看到了她。

她圆润了很多,皮肤也晒成了小麦色,差点让他没认出来。

但她水灵剔透的眼,饱满的盈唇,笑起来纯真温柔的样子,全部都在强烈地召唤他的回忆,被她吸引,仿佛成了他摆脱不了的宿命。

只是当他看到那个阳光的海边男孩与她那样亲密,强烈的嫉妒让他不确定,自己还是不是还在她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哦,你说海风哥,”徐恋恋恍然道,“表哥一家都对我挺好的。”

“她是你表哥?”宁北晟暗自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嗯。”

“那就好。”

宁北晟环视了一下这个小店,干净整齐,就是有些简陋,她一个人经营这样一家店,应该不容易,“你过得,还好吗?”

她听出他话里的试探,明媚地笑笑,“挺好的,岛上生活比较简单,也没什么花销,空气好,风景好,我在这里很开心。”

宁北晟不太相信她的话。

分手后,她把他打过去的分手费全都退了回来,为此,付青还无辜挨了一顿骂。

“如果你需要什么,都可以告诉我。”

徐恋恋笑着摇头,手却不自觉地抚摸自己隆起的腹部,她需要的,怕是她这辈子都开不了口。

“我前两个月看到新闻,你拿到了连心岛的项目,恭喜你!”徐恋恋手指交缠在一起。

宁北晟听出她话里小心的语气,不忍心让她继续为偷看标底的事情愧疚。

“我用了之前的标书去竞标。”他语气淡然平静。

徐恋恋笑着松一口气,眼睛红红的,这件事压在她心里太久了,“谢谢你,北晟,谢谢你还愿意相信我。”

“你别再想这件事情了,都过去了。”

徐恋恋平复一下情绪,她明白他们之间的误会是解开了,但他们也回不到从前了。

她了解宁北晟是个直接干脆不拖沓的男人,如果他想要和她重新开始,早在三个月前,他知道她没有骗他的时候,就会过来找她了,而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打给她。

只能说明,他不想再和她继续了,而她绝不会拿孩子去要挟他的爱。

“北晟,我很遗憾,我没能让你相信爱情,”她迎着海风看向他,“但我希望你以后会遇到一个能让你相信的人。”

她真诚的祝福让他痛心,“恋恋,我们曾经在一起很开心,你的确让我相信过爱情。”

“我很高兴你这么说,”她盈盈一笑,他话语里的过去时令她伤情,一切都已过去了,“我们分开的时候挺不愉快的,没有好好说再见,今天刚好遇到,我们就好好道别。”

她伸出一只手,“再见,北晟,谢谢你。”

他握住她的手,“再见”。

他感觉自己被下了逐客令,无论是在这件小店,还是在她心里。

他很想再抱抱她,但她始终没有站起来的动作,他猜是她不想,只好忍下这个冲动,转身离开。

没走多远,他感觉到她的目光还停留在自己身上。

这是他所经历过最艰难的一次转身,他真的有些喘不过气。

明明在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明白自己这三个月的逃避根本就是个巨大的笑话,他对她的爱远比他自以为的多。

他到底在做什么,他不要见面就说再见,他需要她在身边,比任何时候都需要。

宁北晟再次转身,重新向徐恋恋走来。

她突然慌了神,不知如何应对,猜不出他到底为什么去而复返。

好巧不巧,钟嫂在这时回到了店里,她一看到徐恋恋坐在冰柜后面,就紧张地说:“小姐,你怎么坐在这里,你肚子这么大了,不能乱走动了,医生都说要你多卧床,你快回去休息。”

宁北晟的脚步缓下来,他努力听清钟嫂略带方言的话语,震惊地看向徐恋恋,“什么肚子大了?”

徐恋恋深吸一口凉气,“你听错了,钟嫂说方言你听不懂的。”

他是没太听懂,但他看懂了她的表情,她又有事瞒着他!

他大步上前,走到冰柜的后面,拉着她的手腕,让她站起来。

“你放手!”她挣扎着想挣脱他的手,但他却攥得更紧,因为他已经看到她鼓鼓的腹部。

“你怀孕了!”他眉头紧蹙,眼里的震惊不言而喻,月份肯定不小“几个月?”

她抿抿嘴,眼神逃到别处,刚要开口说,就被他看穿了心思,“你别想骗我!”

钟嫂在一旁急切地替她回答,“已经六个多月了,宁先生,你上次过来我就想告诉你的,小姐太倔强了,不让我说,我后悔到现在,她一个女人,怀着孩子,妈妈又走了,真的很难过的。”

“钟嫂!”徐恋恋不可思议地看着钟嫂,不让她再说了。

宁北晟放开她的手,扶住她的肩,逼着她面向自己,“我要你说,孩子是不是我的?”

徐恋恋再也躲不开他犀利的眼眸,“是。”

他放开她的肩,愤怒地低吼,“徐恋恋,你最好现在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被他的怒气震得心惊,又觉得自己无比委屈,今天这样的情况,又不是她一个人造成的。

她突然恶向胆边生,干脆一口气把所有的委屈全部倒给他。

“我要解释,你给过我机会吗?你根本不听我说话!我给你打过这么多电话,你全都不接,我怎么说,怎么解释!”

“这不是理由,你要想说,有很多种办法让我知道。你瞒着我,是不想要我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是,我是不想要你知道,因为就在我知道我怀孕了的那一天,你要我滚!你说你再也不想见到我!我能怎么办,用孩子要挟你,逼你接受我吗?我做不到!”

他那天对她说的那些过分的话,让他后悔至今,真的不想这样被她提醒,“就算我说了过分的话,你也应该告诉我,孩子是我的,我有权利知道。”

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我根本就不想跟你分开,我本来打算在百日那天告诉你,我不想结束,我想留在你身边,能陪多久就陪多久。结果,你就因为一个误会就把我全部否定,把我赶走,现在又跑来质问我。宁北晟,你真的很伤我心。”

她的欺瞒的确伤害了他,但他的不信任又何尝不是扎在她心里的一根刺呢。

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宁北晟再次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

她奋力推开他,不想再面对他凌冽的审视,她好歹是个孕妇,他却只知道吼她。

她头也不回地向沙滩走。

海风习习,空气里满是咸湿的水汽。

这片海滩的沙子有些粗粝,所以游客并不多,徐恋恋经常一个人走到这边,独赏这片绮丽的落日风景。

而今天,她不是一个人,宁北晟一直跟在她身后不远的距离。

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走了半个小时,她终于止住了哭泣,步伐变得慢下来。

宁北晟跟着她,看她的蓝色棉布碎花裙随着海风摆动,带来她身上独有的芬芳。

她圆圆的肩膀被落日染成了温馨的金黄色,他很喜欢看她现在微胖的样子,可爱又丰韵。

一颗较大的砂砾绊了一下脚,徐恋恋踉跄一下,马上被宁北晟抱在了怀里。

“你走慢点。”宁北晟的声音变得柔和,他还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步伐矫健的孕妇。

她推开他,不想跟他靠太近,然后胡乱用手把脸上的泪痕摸干净。

发圈突然从头发上滑落,连同那株小小的铃兰掉在了她脚边,她刚想倾身去捡。

宁北晟就扶住了她的腰,不让她动。

他把发圈和铃兰捡起,把发圈挽在自己手腕,并没有还给她的意思,他喜欢看她披散长发的样子。

他抚摸她被海风吹乱的发,紧紧贴近她,低下头,吃掉她唇边的一丝糖霜,那是她吃西多士时沾上的,他早就想要这样做了。

猝不及防的吻,让她愣了愣,她不明白这个吻的深意。

“如果你是因为孩子,想要对我负责的话,大可不必,”她淡然地说,“孩子是我要生的,和你没有关系。”

宁北晟看她的眼神宠溺,“我是他爸爸,怎么跟我没有关系,恋恋,你跟我回去。”

“我在这里很好,我不想离开。”若他的邀请只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她觉得自己在这里养胎会更舒心。

“那我搬来这里。”宁北晟说得毫不犹豫。

徐恋恋瞪大眼,不敢相信,“我不需要你这么做。”

“恋恋,孩子需要爸爸,你让我照顾你们。”他捧着她的脸柔声说。

还是因为孩子,她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那你等孩子出生了,我通知你,你想陪他,想来看他,都可以。”

宁北晟静静看了一会她倔强的眼睛,“那你呢?”

“我会尽我所能,做个好妈妈,你不用费心照顾我,我也不会打扰你。”她眼里的光变得黯淡。

他放开她的脸,离她稍远,他终于看明白了她内心的胆怯是他自己造成的,因为他从来没把心意传达给她。

他从西裤口袋里拿出那枚蓝钻戒指,自从她离开后,这枚戒指被他一直带在身上,像是要随时准备去寻找它的主人。

徐恋恋震惊地看着他手中的戒指,一颗水滴形的蓝色钻石闪着璀璨光辉,没有任何多余的赘饰,设计极为简洁,却能看出镶嵌工艺精细考究,不用说,只有何家银楼才出得了这样的精品。

她惊讶于这枚戒指的美丽,更惊讶于它出现在宁北晟手里的意义。

“汶西家的银楼有个规矩,凡是求婚戒指,都要提前至少一个月预定,”宁北晟言语里淌着默默深情,“我这枚,汶西找这颗钻就花了半个月,一共花了一个半月才完成,赶在我们百天的时候,交到了我手里。”

她定在了原地,努力推算他说的时间。

“在我给这枚戒指下订的时候,你应该还没有怀孕,”宁北晟肯定地说,“所以,你不要觉得我是因为孩子,才想要跟你在一起,可能在你还没有完全爱上我之前,我已经爱上你了。”

她不知该如何回应他的话,她只能听到自己心跳得猛烈。

“我应该在百天的时候做这件事的,但我们走了些弯路,浪费了六个月的时间,”宁北晟认真地看向徐恋恋,“但我相信,我应该还来得及。”

徐恋恋还来不及理解他话里的潜台词,宁北晟就已经单膝跪地,托起她的手,亲吻她的手背,把那株铃兰放在她手心,他没有准备花,只能用这朵代替。

“恋恋,嫁给我好吗?”

徐恋恋用另一只捂住自己的嘴,她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幸福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我真的可以吗?”

“傻瓜,你第一个让我相信爱情的女人,也是此后一生,唯一一个。”

他还等在原地,“所以,我的答案呢?”

她微微俯身,把唇贴在他的唇上,用一个深深的吻,给出自己的答案。

傍晚金色的烟霞照耀海面,他们拥吻的背影融进了隽永的风景里。

喜欢蜜恋百日请大家收藏:(www.jyebook.com)蜜恋百日金庸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蜜恋百日最新章节 - 蜜恋百日全文阅读 - 蜜恋百日txt下载 - 陈拾语的全部小说 - 蜜恋百日 金庸中文

猜你喜欢: 我挺好青葱的校园岁月余生不走丢最熟悉的最陌生的窥凶者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春风燎火坑娘阅读笔记你比可爱多更甜外婆是棵核桃树烟缘树与月老的官方cp故事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秋月寒箫灵魂引灵人曾经那个小女孩有心乱弹探心者蜜恋百日来一场锦上添花铁律时间线暖心孤儿院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这个角儿我包了大尾巴夜游记龟龟的梦想家园走着走着都变了味
完本推荐: 绝宠毒妃:魔帝,很傲娇全文阅读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巫神纪全文阅读玉石非玉全文阅读港岛时空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重生80之神医娇妻有空间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逍遥小镇长全文阅读非主流清穿全文阅读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全文阅读诸天万界之不死阎王系统全文阅读卡牌密室(重生)全文阅读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全文阅读血域迷途全文阅读不要物种歧视全文阅读古代地主婆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赤之沙尘超级保安在都市长夜余火文明之万界领主嘉平关纪事万道龙皇我要做球王埃及绝恋:倒追图坦卡蒙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余生有你,甜又暖超神学院之异能者影视诸天刮刮乐仙宫海贼:百岁老师我在豪门当夫人弃婿当道伏天氏奥灵猎人大明第一太子武炼巅峰传奇浪潮十八年洪荒:吾乃大道!大唐不良人大医凌然末世胖妹逆袭记万花筒禁区之狐九星之主一笑风云变

蜜恋百日最新章节手机版 - 蜜恋百日全文阅读手机版 - 蜜恋百日txt下载手机版 - 陈拾语的全部小说 - 蜜恋百日 金庸中文移动版 - 金庸中文手机站